赵令欢建言中外币PE基金监管需透明

时间:2020-01-07 来源:www.usadazhong.com

专题:2010年全球私募股权北京论坛

2010年11月14日,中国股票投资基金协会、北京市财政局、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政府和北京股票投资基金协会在北京国际贸易酒店举办了“2010全球私募股权北京论坛”。本次论坛由投资界现场直播,以下是相关人士的意见:

黑石投资梁锦松:私募股权投资最重要的是增值。

梁锦松介绍黑石集团是私募股权投资的长期投资者。黑石通常会观察它,并在退出时进行市场循环。"最重要的是在你把它放进去后,你是否能增加它的价值."他说。

至于中国的体育市场,梁锦松指出,中国最需要的是资本。几年前,中国的外汇储备超过10万亿元,现在是2.5万亿元,到年底已经达到3万亿元。因此,黑石集团去年宣布在中国设立首只人民币基金。与此同时,他表示:“作为一名外国投资者,我们非常清楚我们能否实现国民待遇,但中国仍然欢迎我们在中国投资,不是为了我们的资金,而是为了我们带来的管理和技术经验。我对此很乐观。”[详情]

TPG董事总经理马雪征:控制双货币基金对通用有利

TPG今年7月宣布将在上海和重庆筹集两个人民币基金,每个基金规模为50亿元。在谈到TPG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时,马雪征表示,一方面,外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本身积累了丰富的投资经验,但目前中国市场上有许多高增长、高回报的外汇基金在一段时间内无法投资。另一方面,手头有两种货币的基金对政府采购有利。除了带来更多的项目来源,它还将提供更灵活的投资机制和更灵活的退出机制。

马雪征认为,一个全科医生团体在中国管理两种货币的基金既有可能,也有必要。[详情]

弘毅投资赵令欢:对中外币私募基金的监管应完全透明。

赵令欢指出,弘毅投资目前同时管理美元和人民币基金,但在管理过程中发现了许多问题。他建议严格管理资金。“只有一种方法,即完全透明,并向所有相关方、您的投资者和监管机构解释我们需要这样做以及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这赢得了所有人的认可。”赵令欢说。

赵令欢说在中国制造PE,人民币和美元只是工具和现象。事实上,它是把拥有资源的资本投入需要它的企业。如果我们的主要企业是大型企业,它们都需要中国以外的资源。[详情]

IDG熊晓鸽:这是IDG最佳的一年中国成为风险投资天堂

熊晓鸽表示,今年是IDG历史上最好的一年,今年将有12个项目通过上市或股权转让退出。

熊晓鸽说,目前的中国市场“不仅是企业家的天堂,也是投资者的天堂”。例如,IDG今年在美国上市了两家投资公司。其中一家是汉庭酒店,其市盈率超过最高水平的110倍。另一个公式搜房网,今年上市后,实现得非常好。他表示,IDG未来将继续关注互联网领域,包括移动互联网和数字媒体,这将是IDG未来关注的方向。[详情]

青科集团倪正东:人民币基金将发挥重要作用

倪正东表示,过去两三年,美元基金经理的数量基本没有增加多少。然而,人民币基金经理们看到了大幅增长。许多出色的人民币基金经理也开始成为美元基金。“在过去10年里,这个市场肯定是由外国投资主导的,但在未来10年里,人民币基金肯定会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青科集团长期从事中国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的研究。倪正东透露,根据其最近的观察,统计数据中有数百只人民币基金每年都在增长,但统计数据之外的增幅甚至更大。[细节]

贝恩资本董事总经理竺稼:中国不缺乏资本和股本

竺稼表示,人民币基金的崛起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国内流动性的体现。不仅私募股权市场

丁辉投资吴尚志:美元基金的机会没有被夺走。

市场对广发银行同时管理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存在一些疑问。吴尚志在本次论坛对此作出回应,关于广发银行是否会将原本由美元基金完成的项目改为人民币基金投资?他说,CDH已经用人民币资金投资了8个项目,但没有一个是以美元完成的。没有机会从美元基金中抽走。

吴尚志还提到,在一些项目中,企业家不知道他们的企业更适合用美元基金投资。在与投资团队沟通后,他们意识到最好用美元基金投资。[详情]

深度风险投资金海涛:今年项目退出的最高回报率是24倍。

金海涛透露,深创投统计,从1999年到2009年底,其投资的所有中小企业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50%。他说,要实现50%的复合年增长率并不容易,这表明一方面中国有大量的企业。第二,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将对企业的成长大有帮助。第三,风投的眼光还是比较好的,而且是准确的。

金海涛还透露,深圳风险投资公司今年将首次公开募股作为主要退出途径。"退出收益也相对较好,今年最高纪录为24倍."[详情]

红杉资本周奎:更好的退出环境,并购的权重太小

周奎表示,在美国和香港市场上市的大量公司、国内中小板和成长型企业市场发展非常迅速。现在的退出环境相对较好,所以每个私募股权投资公司都在招聘员工,加快投资步伐。但是退出并不等于首次公开募股。“3至5年后,哪些公司将在资本市场上成长和发展,这是我们关注的一个问题。”

与此同时,他说从退出渠道来看,并购的权重太小,“以至于我不能在投资时就开始,因为并购渠道太受阻,太不可预测,而且很难找到合适的切入点”,“但是并购的发展对整个行业的繁荣非常重要,这就要求每个人都做更多的工作”。[详情]

霸菱亚洲曾光宇:更多资金转移到香港开放中国市场

曾光宇表示,就香港而言,一半资金投资于大中华区,包括香港、台湾、中国大陆等。还有大量资金来自中东、欧洲、北美,今年更多资金来自一些新兴国家,如越南、柬埔寨、蒙古、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

他补充说,也有一些南美资金转移到香港,比如利用香港的资本平台,比如上市和私募,或者利用香港作为据点,然后开放中国市场。[细节]

[这篇文章最初是投资界写的。文章开头必须注明来源投资社区(微信公众号:Pedaily 2012)和作者姓名。微信转载必须在文章评论区获得授权。如果出现违规行为,投资界将调查其法律责任。】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