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重在确保“成色” 加大政策供给和保障

时间:2020-01-16 来源:www.usadazhong.com

农村振兴重在确保“质量”

小康,关键在于村民。为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世纪的目标,我们必须加快建成优秀的短板村。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实施农村振兴战略是新时期“三农”工作的总体出发点。从某种意义上说,农村振兴战略的“质量”决定着全面小康社会的质量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质量。在实践中,要确保农村振兴的“色彩”,就要突出重点,巩固动力源,进一步完善政策供给和保障体系。

坚持“全面”,聚焦农村振兴

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全党、全国和全社会要用更大的决心、更明确的目标和更有力的措施,促进农业的全面升级、农村的全面进步和农民的全面发展。要确保农村振兴的“色彩”,首先要按照产业繁荣、生态宜居、农村文明、有效治理、丰富生活的总体要求,紧紧坚持“全面”这个词,把重点放在农业、农村和农民上。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中央财政经济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韩军表示,两个交叉要求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不可分割。他们应该注意协调、相关性和完整性,不应该忽视一件事而失去另一件事,或者只是一件事而忽视另一件事。

工业繁荣是农村振兴的关键和中心任务。近年来,中国农业发展取得了很大进步。与此同时,也存在发展不平衡、发展不足和不可持续的问题,这些问题不能有效地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改善生活的需求。例如,一些地方农业生产中高耗水、高化肥、高土地消耗等“三高”问题严重,玉米库存高,主要产区小麦市场“难卖难买”等情况不断出现,低端农产品饱和,高端农产品供不应求,部分农产品质量有待提高等。

要确保农村振兴的“色彩”,必须全面落实新的发展观,进一步提高农业发展质量,促进农业整体升级。关键是深化农业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优化农业结构,提高农业效率,提高农业效益,坚持农业质量、绿色农业,全面提高农产品供给质量。我们应该加快农业从增产到提高质量的转变。在确保“饭碗在手”的基础上,根据市场变化及时调整农业内部结构,进一步提高农产品质量。减少农业生产造成的资源和环境损失,注重利用信息技术和手段改造和升级传统农业,大力推进“互联网现代农业”,重组农业生产体系和管理体制;重新认识和定位农业功能,促进农村123个产业的整合和发展。

据估计,到2035年,当现代化基本实现时,即使人口城镇化率达到70%以上,中国仍将有约4亿人生活在农村地区。这意味着这个村庄不会随着中国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快速发展而自然消亡,它仍然是亿万人民生产和生活的固定场所。实施农村振兴战略必须立足于这一现实,促进农村的全面发展,使农村成为理想的地方。

在实践中,我们不仅要按照城乡一体化的目标弥补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不足,还要全面加强农村政治建设、经济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

四十年前,安徽等地率先进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改革试验,拉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序幕。从这开始,改革的洪流滚滚向前,使中国的发展成为“我们时代最激动人心的事件”中国农村有改革的内在基因,“三农”也因过去几十年的改革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后,实施农村振兴战略的根本动力仍然是全面深化改革。

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保护农民土地产权。落实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和长期的政策,衔接和实施第二轮土地承包期满后延长30年的政策;完善承包土地“三权分立”制度,探索实现“三权分立”的多种形式;完善农民闲置宅基地和集体建设用地政策,积极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和使用权“三权分立”制度。

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保护农民财产权益,发展农村集体经济。根据既定时间表路线图,要特别重视农村集体资产的清产核资,不断扩大改革试点范围,积极探索农村集体经济实现和运行机制的新形式,切实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和农村集体收入。

设置五个系统。要着力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和农业效益,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和管理体系。深化农产品购销体制和价格形成机制改革,完善农业支持和保护体系,构建农业支持和保护体系;进一步完善社会化农业服务体系,更好地为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和小农发展服务。

深化农业和农村“管理服务”改革,释放农村发展活力。打破一切限制农民手脚的不合理限制和歧视,提高基层政府的行政效率,积极探索适合农村实际的监管体制,为农民创新创业、发展新型农村产业和形式创造良好环境。

充分发挥农民的主体作用,激发他们的内在动力。农民群众是扶贫、农业生产和农村建设的主体。我们应该更加重视基层探索,充分发挥农民的创造力。加大教育引导力度,采取以工代赈、奖励补偿等更加有效的形式,调动农民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努力避免“政府在做事,农民在看着他们”、“政府在焦虑,农民不在焦虑”等不良现象,实现全面发展。

总的来说,要全面深化改革,充分调动政府、市场、社会和农民的积极性,充分释放农业和农村发展的活力,形成农村振兴的合力。中国农业经济协会副主席刘淇(Liu Qi)在“清华农业、农村和农民论坛2018”上表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村地区经历了“分割”和“流动”两种动能转换后,进入了第三次动能转换。一个词可以概括为“整合”,包括三个“物”(植物、动物和微生物)的结合,三个“产品”(前123个行业)的整合,四个“产品”(生产、生活、生态和商业)的整合,城乡的整合,要素的整合和功能的整合等。农村振兴的“融合”效应应该通过“整合”来形成。

贯彻优先原则,增加政策供给和保障。

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指出,为了实施农村改革

加强农村振兴政策供给,还应建立和完善城乡一体化发展的体制和政策体系,加快形成相互促进、城乡互补、全面融合、共同繁荣的新型城乡工农关系。韩军说,关键是要加强资金、土地等因素的供给,解决各种因素从农村单向流向城市造成的“失血”这一长期问题。在实际工作中,应更加重视统筹规划、土地、人力资源、资本、工业、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等发展要素的城乡配置。

农村振兴,有效治理是基础,要加强农村基层基础工作,构建新的农村治理体系。以了解农业、热爱农村、热爱农民为基本要求,加强“三农”干部培训、配备、管理和使用。加强村级组织建设,夯实基层基础。要更加注重自治、法治和德治的结合,建立和完善现代农村社会治理体系,确保农村社会充满活力、和谐有序。

为农村振兴提供政策供给和保障,必须提高供给的有效性。加大调查研究力度,坚持以问题为导向,明确农业、农村特别是农民的实际需求,增强政策供给的针对性和有效性,克服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避免政策资源浪费。(《半月天》记者严国正)责任编辑:梁炳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