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聚焦“两类人群”控制贫困增量

时间:2020-01-22 来源:www.usadazhong.com

叶兴庆、周李群和吴振军“确保在我国现行标准下,到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脱贫”。一方面,我们应该集中力量克服剩余的“硬骨头”,特别是贫困地区和特殊贫困群体,另一方面,我们应该有效地控制新的和正在返回的贫困人口。自2017年7月以来,河北省邯郸市在魏县和馆陶县开展了精准扶贫试点项目。邯郸市针对农村低收入家庭(以下简称“非贫困低收入家庭”)和人均收入低且不稳定的贫困家庭(以下简称“非高标准贫困家庭”)两大群体,掌握了“疾病、学校、灾害”等导致贫困和返贫的关键因素,建立了不同类别的精准扶贫方法,并建立了一套预警、核查和处置的工作机制。在我们的调查中,我们发现这套精确的反贫困理念和实践不仅有助于当前的反贫困斗争,而且对构建2020年后中国新的减贫政策框架进行了前瞻性的探索。

首先,为新发现的穷人和返回的穷人找出贫困的主要原因。邯郸市在扶贫运动中发现,每年,两个人都摆脱贫困,加入穷人的行列。2016年,该市有153,000人摆脱了贫困,但近50,000人被新确认并重新陷入贫困。经过分析,发现这两类农民大多收入低,储蓄少。一旦他们遇到严重疾病,他们的孩子上学或发生事故,他们将进入贫困线。为了提高扶贫质量,减少返贫人数,邯郸市出台了一套精确的扶贫措施,防止原本不在扶贫序列中但有很高陷入贫困风险的人,以及已经脱贫但扶贫效果不稳定的人。

首先,为新发现的穷人和返回的穷人找出贫困的主要原因。邯郸市在扶贫运动中发现,每年,两个人都摆脱贫困,加入穷人的行列。2016年,该市有153,000人摆脱了贫困,但近50,000人被新确认并重新陷入贫困。经过分析,发现这两类农民大多收入低,储蓄少。一旦他们遇到严重疾病,他们的孩子上学或发生事故,他们将进入贫困线。为了提高扶贫质量,减少返贫人数,邯郸市出台了一套精确的扶贫措施,防止原本不在扶贫序列中但有很高陷入贫困风险的人,以及已经脱贫但扶贫效果不稳定的人。

第二,为支出和收入资格划定一条预警线。一是为支出划定预警线,并利用大数据从所有农民中识别高风险农民。两县组织扶贫、卫生、教育等部门对过去三年的医疗和教育支出数据进行分析,并根据本县情况建立准确的扶贫支出警戒线,将超过警戒线的人群确定为有可能陷入贫困的高危人群。二是划定收入资格线,确定所有高风险农民的扶贫目标。为非高标准扶贫家庭和非贫困低收入家庭设定了不同的收入资格线,低于该线的高风险家庭是精确的扶贫目标。

第三,为疾病、学校和灾难等导致贫困的原因提供分类保障措施。同时,符合支出警戒线和收入资格线的家庭可以提出申请,并经有关部门审批后申请人的家庭收入、申请项目费用、补贴金额等。将启动医疗和教育等特殊救济措施。援助的力度取决于每个地区的财政实力。

邯郸市精准扶贫机制在控制贫困增量方面取得显着成效。2017年,邯郸市新增贫困家庭705户,比2016年下降95.7%。145户家庭重新陷入贫困,比2016年下降了77.9%。率先开展精准扶贫工作的馆陶县和魏县效果更加明显。2017年,馆陶县新增贫困家庭和返乡贫困家庭均为零。魏县新认定贫困家庭42户,比2016年下降98.6%;35户家庭重新陷入贫困,比2016年下降了86%。

借鉴邯郸经验,做好当前的扶贫工作和2020年后的农村扶贫工作

首先,扶贫工作要更加注重“控制增量”。截至2017年底,该国农村贫困人口已降至3,046万,贫困率降至3.1%。消除贫穷的努力应侧重于减贫速度和提高消除贫穷的质量。对于非深度贫困的ar来说尤其如此

第二,用新的政策框架做好2020年后的农村扶贫工作。中国目前的扶贫标准略高于世界银行按2011年购买力平价计算的每人每天1.90美元的绝对贫困标准。在2020年,按照目前的标准,农村地区的所有穷人都摆脱了贫困之后,绝大多数地区将不再存在绝对贫困。农村扶贫工作要及时转移,减轻相对贫困。与消除绝对贫困相比,减轻相对贫困需要一个新的政策框架。

一是根据新方法确定相对贫困线。为了界定相对贫困的人口,既有由国外某一收入水平划定的界限,也有由某一比例的底层低收入人口划定的界限。从我国的实际情况出发,我们可以考虑将低收入群体和中低收入群体划分为相对贫困线,将底层20%的人口划分为五个平等群体的相对贫困人口。

第二是将确定穷人的方法从“预先确定”改为“事后确定”。在消除绝对贫困的过程中,中国采取“预先确定”的识别方法,按照一定的标准从全体人口中识别贫困者,然后给予支持。这种方法的优点是可以清楚地知道谁是穷人,支持政策可以直接针对。问题是身份识别的管理成本非常高,一旦完成卡的归档,就很难进行准确的动态调整。相对贫困的群体有很强的流动性,每年相当一部分人口将进入和离开底层20%的人口。使用"预先确定的"身份识别方法需要对全体人口的收入进行年度调查,这必然会产生极高的行政费用。因此,有必要采取“后审批”的认定方法,即扶持政策的受益者大致在底层20%的人口中确定,认为符合条件的农民将自行申报,然后申请人获得批准。从邯郸精确的扶贫实践来看,“后检讨”是可行的。

三是充分利用大数据。新的减贫政策的重点不是减少贫困人口的数量,而是改善农村收入分配结构,使公共政策在更大程度上惠及最底层20%的人口。制定这样一项公共政策需要准确了解最底层20%人口的经济和社会特征。大数据使得公共政策有可能针对底层20%的人口。来自医疗、教育、民政、交通等部门的大数据可用于分类设计累进补贴方案,为医疗费用过高、家庭教育支出大、灾害事故频发的人群提供个性化补贴措施,实现准确救助。

第四,充分利用第三方组织。为了构建新的减贫政策框架,有必要转变政府职能,处理减贫政策的研究、制定、执行和评价之间的关系。政府主要负责政策研究和制定,提供有效的公共政策,充分发挥统筹协调、规划指导和政策保障的作用。通过购买服务,充分发挥保险公司等专业第三方组织在政策执行和评估中的作用,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室)

责任编辑:梁炳清

锅烧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