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不干?无抗养殖难度大成本增10%,但做出品牌猪肉能溢价30%!

时间:2020-01-19 来源:www.usadazhong.com

随着人们对食品安全和健康质量要求的提高,消费者对猪肉的需求也越来越大。非抗性育种也成为业界的热门话题,但非抗性育种的定义尚未最终确定。如何进行非抗性农业?目前在中国可行吗?业界也有不同的观点.

没有抗生素培养会增加10%的成本,在这个阶段没有抗生素弊大于利?

《农财宝典》新畜牧网徐湾

中国是一个生产和出口抗生素原料的国家,也是一个使用抗生素的大国。根据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光国课题组的研究,2013年中国抗生素的总使用量为16.2万吨,是英国的160倍。值得注意的是,这162,000吨抗生素中有52%是兽医用的。

抗生素的滥用给环境带来了严重的污染。欧盟成员国已经停止在畜禽饲料中使用抗生素作为生长促进剂,而中国离“无耐药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些专家还表示,在现阶段提倡正确使用抗生素可能不值得。

无耐药性三重定义

抗生素广泛用于水产养殖,因为它们可以治愈疾病和提高动物生产性能。然而,抗生素的广泛使用可能会导致耐药菌株的出现,从而降低动物对药物的敏感性。需要更多的抗生素来保护猪的健康,从而陷入恶性循环,给临床疾病的治疗带来困难。

抗生素的长期大规模使用不仅影响动物,还威胁人类健康。如果抗生素残留在猪体内,食用含有抗生素残留的猪肉的人可能会导致癌症、致畸、致突变并危及公共健康安全。

近年来,畜牧业越来越重视抗生素的使用。然而,对于猪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被称为非抗性,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

武汉天众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赵祖凯表示,有三种类型的无耐药性,第一种是全过程无耐药性,第二种是断奶后无耐药性(抗生素在后备、妊娠和哺乳阶段均有供应),第三种是哺乳后无耐药性(抗生素在后备、妊娠、哺乳和哺乳阶段均有供应)。

黄友义(Huang Youyi),一位资深养猪人,认为丹麦是第一个实施无抗生素治疗的国家,但这并不是说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使用抗生素。只要饲料中不添加抗生素,在临床上仍有可能正确使用抗生素治疗疾病。

辽宁振兴生态集团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春喜表示,无耐药性意味着在养殖过程中不添加抗生素,包括治疗。

国家生猪产业技术系统重庆综合检测站发布的数据显示,根据欧盟2005年12月31日发布的欧洲标准猪肉饲养方法,非抗性猪肉有三个等级:

第一级表示生猪屠宰过程中检测不到抗生素;

第二级是指在喂养过程中,保证饲料中不含抗生素、激素、精神药物、防腐剂、色素、“克伦特罗”等治疗期间允许使用的药物和添加剂,但必须保证足够的休息时间。

第三级是指在喂养过程中,饲料中不添加抗生素、激素、精神活性药物和其他药物,不允许治疗。

无抗性养猪成本增加10%,品牌肉溢价增加30%

。虽然对不抵抗的定义有不同的看法,但中国能在多大程度上实现目前的不抵抗?

张春喜告诉记者,个体养猪场现在可以在整个过程中没有阻力,但在中国仍然难以实施。然而,武汉天中目前正在实施微生态制剂来替代抗生素。赵祖凯介绍说,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方法是直接在饲料中添加微生态制剂。第二种方法是在养猪场安装发酵罐来发酵微生态制剂,然后将其与含有微生态制剂的饲料混合来喂猪。

中国一般不耐猪肉

就目前的成本而言,武汉天忠对微生态制剂的投资,加上养猪生产水平的下降,将会使养猪成本增加10%,但如果能打造一个没有阻力的品牌,并能增加30%的溢价,其实是值得做的。“关键在于我们能否创造一个没有阻力的品牌,让消费者认可。”

很难推广非抗性肉类。目前,做品牌肉是推广非抗性肉的途径之一,但不是每个企业都能做到。我国小散户投资者的比例不小,难以实施。

多年来,农民很难改变他们使用抗生素的习惯。黄友义认为,一些小农不擅长养猪,不知道如何控制疾病。猪一生病,就会使用抗生素。小农的非法成本很低,所以他们敢于大量使用抗生素。然而,一些兽药公司希望赚钱,并希望农民使用更多抗生素,这也在大力推广。

“虽然国家有立法禁止使用抗生素,但执法也是一个问题,”黄友义说。目前,政府也对此给予了重视,大型农业企业的概念也发生了变化,宁愿花些钱购买疫苗,以确保生物安全,而不是抗生素。

“在我国实施非抗性育种非常困难,”赵祖凯分析道。与国外相比,我国生猪养殖环境疾病复杂,硬件设施相对落后,饲料原料质量差。然而,许多企业目前正在建设新的养猪场,在硬件水平和品种提高后,非抗性猪育种仍有发展空间。

“虽然国家有立法禁止使用抗生素,但执法也是一个问题,”黄友义说。目前,政府也对此给予了重视,大型农业企业的概念也发生了变化,宁愿花些钱购买疫苗,以确保生物安全,而不是抗生素。

关于没有耐药性的发展道路,黄友义说现在市场上有很多替代品,但要说抗生素的使用效果能否达到并不容易。有许多产品,应该使用哪一种,如何使用和如何使用仍在探索之中。“目前,国家非常重视不抵抗,估计今后将颁布立法。然而,我国的养殖环境复杂,推广难度较大。然而,最终会达成共识,就像克伦特罗一样。”

张春喜认为,非抗性育种需要国家的推广,例如,国家将在一些养猪场进行试点,对它们进行补贴,并在成功后推广它们。

(本文发表于《农财宝典畜牧版》,2017年第9期)

西兰花炒虾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