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达科技投资:专注早期技术投资十八载

时间:2020-01-12 来源:www.usadazhong.com

天津泰达科托(天津泰达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位于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Teda)。站在邻近公司的几条街道旁边是邓小平同志1986年访问TEDA时题写的“开发区大有希望”纪念碑。

国内风险投资行业在蓬勃发展中不断重组。作为全国首批风险投资机构之一,TEDA投资公司不仅持续投资至今,还完成了从国有到混合所有制的体制转型,管理资本规模也从最初的2亿增加到50亿。2017年底,TEDA投资完成了最新一轮融资。中石油旗下上市公司中石油资本(PetroChina Capital)作为战略投资者,增资逾10亿元。

中国首批风险投资机构之一,混合改革的先驱

2000年,TEDA投资由天津开发区投资有限公司等多家国有企业创办,是一家真正有背景的国有风险投资机构。投资项目需要遵循相应的国有管理程序。届时,该项目的上市还将涉及将国有股转让给社保基金。为了实现更加灵活和市场化的投资机制,TEDA投资于2011年开始混合改革,并于2013年8月完成混合改革。

生物医药是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特色产业之一。自成立以来,TEDA一直参与这一领域,并一直坚持到今天。2013年,TEDA投资的混合变化扩大了新的空间。在混合变化之后,该公司决定专注于两大投资方向,即大健康(big health)和高管团队(TMT),并投资于早期技术型公司。

几乎在混合改革的同时,Tadakoto也开始分配新的团队。“我们的团队都有工程背景。所有投资经理都具有相关的专业资格和行业经验。他们没有像往常一样招聘有投资经验的投资经理。”谈到TEDA的投资团队,负责TMT投资业务的副总经理张鹏认为,投资战略需要持续执行,因此有必要根据公司的投资理念耐心培养和培训自己的投资团队。

图为TEDA投资公司副总经理张鹏。加入TEDA投资之前,张鹏在中国人民银行担任信息技术工程师,负责软件开发和系统运行维护。他经历了中国电子金融的快速发展,这使得他对企业应用中的信息技术系统的理解非常有帮助。

尽管如此,当然,在两个不同的行业之间进行职业转变仍然是一个相当大的挑战。张鹏认为,方法论对任何工作都很重要。投资还需要方法论来构建投资框架。在他的投资框架中,横向是投资策略和投资纪律,纵向是重点投资领域。半导体、云计算和大数据、工业自动化和高端制造业,张鹏认为这三个领域对未来各行各业的产业升级都有非常广泛的潜在需求。因此,TEDA公司在东京都的投资方向根据这三个领域进行细分,并分别组建专门的责任团队。

聚焦早期技术投资

张鹏说,2008年他加入TEDA时,整个投资行业主要是追逐上市前项目和互联网项目,这些企业基本上集中在北方、上海、广州和深圳。由于其地理位置,TEDA在获取项目信息方面没有明显优势。张鹏认为,从事投资需要结合自身条件,制定相匹配的投资战略和组织结构,坚持一事无成。

Tadakoto Investment的特点是其公司制度,能够容忍较长的投资周期。“例如,我们在2009年投资的第一个半导体项目将于明年上市。普通基金承受如此长的退出周期并不容易。”因此,张鹏认为泰达科托应该在其竞争战略中实现差异化竞争。如果是基于对早期项目的投资,这将给他们更多的机会。同时

“行业爆发前的布局,或泡沫消退时捡珍珠,是我们首选的投资点。在三个领域的投资是不同步的,强度也不一样,”张鹏说。“例如,我们早些时候投资半导体,从2009年开始,因为当时该行业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人们对它的关注较少。大约在2015年,当大数据和云计算的整体估值在一轮繁荣后开始下降时,我们认为这个阶段是一个增加投资的好机会。我们甚至愿意从整个游戏行业撤出投资,并部署我们的人员投资云计算和大数据。我们利用行业波动,在云计算应用中进行系统布局,如虚拟化、OpenStack、Docker、舆论分析、用户行为分析、电子商务销售分析和大数据分析。”

“价格始终是我们控制风险的重要手段。我们总是追求独立判断、合理时机和独立定价,”张鹏总结道。

抓住风口或独角兽并不重要,但是IRR

抓住风口或独角兽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张鹏认为,评估一个组织的最终标准是将内部收益率视为一个整体,这是基金经理的真正责任。

TEDA投资真正的市场化投资始于2013年。作为一个投资周期相对较长的机构,四五年不足以衡量其投资业绩。但有一点他更有信心,“我们当时关注的投资方向已经被从项目中撤出的再融资利率和内部收益率初步证实。如果我们从这些方面审视我们的投资策略,我们基本上可以继续坚持下去。”自混合改革开始实现全市场投资以来,TEDA 50%投资的高管团队项目完成了第二轮和第三轮融资。在过去的三年里,每年都有项目通过并购被撤销。撤回项目的内部收益率最高为90%,最低为30%。

2013年,TEDA联系了一家名为清国立新的游戏公司,这是中国第一家开发自己的3D网络游戏引擎的公司。张鹏认为团队对产品质量的追求比其对吸引流量的关注要好,并且拥有TEDA偏爱的技术基因。

2016年,郭傲立信成为苹果在开发者大会上向世界推荐的第一家国内公司。同年,Tadakoto退出了郭傲立信项目,并在大约三年内获得了7倍的回报。“假设我们的投资组合是橄榄形的,我们希望能够在5-7年内以不低于30%的内部收益率退出。其一是发展并不理想,但最好不要完全失败,这也是我们关注技术的原因。只要一个公司的技术积累了很长时间,并且没有偏离方向,我们也有希望以投资成本为代价退出。另一方面,如果你幸运的话,你可能会得到10倍以上的回报。”

目前,泰达科在三年内为该项目实现了10倍以上的账面回报,在TMT方向发展最快。虽然没有实际的撤离,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理解名为“深蓝”的水下机器人项目。

这是一家估值在三年内达到数千万到数十亿的企业。但在TEDA投资时,它还是一家几乎一无所有的小公司,只有十几个人和少量样品,市场应用规模也非常模糊。虽然深蓝是当时中国唯一一家制造水下机器人的私营企业,投资风险非常高,但TEDA科顿成为深蓝的第一家机构投资者。

其中,深蓝创始人魏建仓的认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我们喜欢既能仰望星空又能脚踏实地的创始人,”张鹏说。然而,他也强调投资是一种正确的投资,但这只是一个方面。作为机构投资者,无论何时做出最终判断,都必须遵循基本的投资流程和投资纪律,对公司内部和外部进行系统全面的分析,从不确定性中找出可能的确定性,建立投资逻辑。张鹏补充称,深蓝投资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相信,新技术的产业化将开启新市场,这些市场可能不存在或规模较小,但在未来可能有巨大潜力。”。

基于相同的l

半导体是技术投资领域的典型行业。它的发展周期很长,面临来自成熟强大的外国制造商的竞争压力。泰达科托于2009年开始投资半导体,见证了国内半导体公司从最初的市场轻视和逐渐接受到近年蓬勃发展的艰难过程。

TEDA投资已经在半导体领域投资了十几家企业。其中包括连续获得多轮国家核高基资金的嵌入式中央处理器公司、高端应用达到国际领先水平的图像传感器公司、在中国投入生产第一条8英寸氮化镓生产线的功率半导体公司以及在中国生产超过1亿件的微机电加速度计公司。在这些企业的早期,TEDA投票支持他们,然后耐心等待,伴随着企业的成长。

“我们在TMT三个领域的投资是长期的,我们致力于成为早期价值的发现者和尊重行业发展规律的友好投资者。我们希望,在这三个领域长期投资积累的基础上,被投资企业能够相互交流合作,形成良性生态。我们投资的半导体和云计算、大数据方向和工业自动化公司已经开始在研发方面相互合作,共享市场资源,共同推出更全面的行业解决方案“

TEDA投资的特点显而易见。这个以技术为导向的企业投资组织一贯坚定不移,不会盲目跟风,也不会随波逐流。这群技术人员早已成长为创新圈里成熟的以技术为导向的“捕手”。

带有交替风口和变化热点的VC路。在过去的18年里,TEDA投资改变了它的体制和规模,但它没有改变它最初的想法和概念。张鹏说,“技术创造价值,风险投资发现价值”一直是他们的追求。随着管理规模的扩大,他们将继续争取稳定合理的总体内部收益率。

[这篇文章最初是投资界写的。网站转载必须在文章开头注明源投资社区(微信公众号:Pedaily 2012)和作者姓名。微信转载必须在文章评论区获得授权。如果出现违规行为,投资界将调查其法律责任。】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