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乳业打假第一人,疯狂打假,却在最辉煌时猝然离世,如今企业濒临倒闭……

时间:2020-01-07 来源:www.usadazhong.com

让我们把时间回到四年多前。2012年11月14日。突然袭击发生10多天后,姜维索因伤势过重而死亡。

这位自称是“第一个打击乳制品的人”的企业家,在整个行业的压力下,揭露了乳制品行业一个接一个的混乱,实际上与一些人形成了一个接一个的“争吵”。据说当时不止一两个人预计他会死,甚至有些人不得不在他头上花50万元。因此,当时的舆论风暴很快集中在33,354蒋维索身上。对他敌人的突然袭击有害吗?

当局势逐渐平静下来时,更重要的问题浮出水面,那就是以创始人命名的姜伟硕品牌会随着创始人的离开而崩溃吗?

这么多年后。蒋纬国,一个因大哥去世而被推到舞台前的小人物,终于可以给《三骑士》的记者一个答案。在蒋纬国的中心,大哥姜维索曾经是一座山,他无法全力攀登。

姜维索从零开始涉足乳制品行业。2004年以前,他拥有5个大型挤奶站和几十个小型挤奶站、农业公司、旅馆和养牛站,年产值2000万元。因此,他头上戴着许多戒指,如“陕西省十大杰出青年农民”和“陕西省杰出农村人才”。

姜维索被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接见时,蒋纬国还在大哥公司工作。大哥对弟弟特别严格。只要蒋纬国做得不好,大哥就会在所有员工面前严厉斥责他。

直到2004年,一直是全家人骄傲的“有钱”大哥突然失去了财富。

事情始于光明牛奶退货事件爆发后乳制品行业的低迷。蒋维索一直与之合作的一家大型乳品公司过去曾支持奶站的发展,并提出了一个“有限退出点”。与此同时,掺假牛奶上市了。“对方掺假,自然节省了很多贿赂牛奶公司的成本,导致牛奶公司给他们的收购价格比我们不掺假高。”

生活是艰难的。为了保护奶农的利益,姜维索当时还用0.8元从奶农那里购买原料奶,用0.7元向企业出售奶粉。如果他卖不出去,他将不得不扔掉它。每晚倒五车牛奶相当于扔掉5万美元。

看到好牛奶卖不出去,假牛奶变得流行起来。农夫的儿子跑来跑去,请求帮助,把真相告诉了牛奶公司,并找到了相关部门进行反思,但都失败了。在各方都不要求任何东西后,他们的家人建议姜维索不要“卷入这场浑水”。但固执的他不仅继续经营黑洞奶站,还继续向上反思。

每天倒出数万美元,一个月倒出数百万美元!四处奔波所消耗的能源和财政资源更加难以估量。

2006年,姜维索背着他卖掉了最后一笔财产。他曾经是杨凌最大的酒店。同年4月,他带领一个由农民、企业家、农业专家和记者组成的团队对中国西部的乳制品行业进行了调查。

蒋纬国清楚地记得,当他得知自己要卖掉酒店的那晚,全家人都围着姜维索。她的老母亲哭了,她的嫂子带着她的两个孩子几乎不得不向她的大哥下跪。看着这个悲伤的家庭,大哥那天晚上放手了。但是黎明时分,他偷偷出去卖旅馆。

酒店被卖掉了。蒋纬国抓住大哥,催促他把钱留下。“那家人呢?这两个孩子不能再读书了,我嫂子要和你离婚了!”姜维索又是一把举起他的手,“老子要你管!你知道什么!”

大哥毕竟是大哥。停不下来,蒋纬国不再劝说,他不在乎妻子和孩子,默默地跟着大哥踏上了旅途。一路上,他们被重重地压住,到处碰壁。大哥很生气,更经常地责骂他。蒋纬国默默地忍受着。

血缘关系如此牢固。半年后,他们访问了陕西、内蒙古、新疆、宁夏、佐治亚

当时,业内许多人认为他打破了每个人的财务困境。有人甚至说“姜维索不可免职,杨玲也不安宁。”直到2008年三鹿事件爆发,围绕姜维索“打奶”的各种争议似乎都没有平息。2009年3月15日,姜维索被评为“全国人权保护十大新闻人物”。然而,此时他几乎一无所有,他的生意几乎瘫痪,他负债数百万,与妻子离婚,他的孩子辍学。

荣誉源源不断的真正含义是什么?作为一个商人,姜维索无疑是一个失败者。

此时,国内奶粉的声誉跌至谷底,整个乳制品行业都在寻找转机。许多乳品企业转向羊奶。姜维索也找到了这个机会。他决定开始一项新的事业。

羊奶比牛奶更有营养价值,但由于价格昂贵,它被限制在农民自己家里。三聚氰胺事件后,羊奶得到了真正的发展。姜维索也扎根于这一细分市场,率先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姜维索羊奶粉专卖店”。

多年与媒体打交道使他积累了丰富的竞选经验。关于他打击假冒商品和50万人购买他的头像的精彩故事经常出现在主要报纸和杂志上,品牌很快建立起来。然后他介绍了此时加入的方式。受许人凭借“第一个打击乳制品”的信誉保证和姜伟硕的招牌,迅速发展起来。

如果你失去太多,你会找到更多。因为他曾经跌到谷底,不被人理解,姜维索更渴望通过商业成功证明自己。

因此,姜维索的野心正在大张旗鼓地扩张。虽然他热衷于推广自己的羊文化,但他已经投资数千万元建立了中国羊文化中心,同时花了很多钱购买大型工厂,成立了姜维索羊生产合作社。

这是一个渴望领导者的企业。然而,姜维索本人长期以来一直是企业的精神领袖。

疯狂的炒作和疯狂的扩张。2008年至2012年,江维索公司发展迅速,特许经营者增至300多家,其他项目不计其数。然而,这些项目就像是一个大洞,比如羊文化中心,导致姜维索欠了1400多万元。事实上,从表面上看,公司的运营变得越来越困难。

当然,姜维索对此并不担心。他有信心也有信心,他和他自己可以在这片广阔的土地上玩耍。

出人意料的是,在2012年11月参加公司年度经销商订购会议后的第二天晚上,他的生活将突然结束。他受到妻子的攻击,因为家庭纠纷,妻子才结婚半年。“但在他能征服之前,他已经死了,他躲在角落里,留下了一片混乱。以前,我跟了我大哥一辈子。我非常了解蒋纬国。早在他大哥去世前,他就建议他,这样疯狂的投资对公司来说无疑是一颗定时炸弹。然而,他强大的大哥怎么会这么容易被他说服呢?最后,炸弹的导火索是大哥的突然死亡。

面对一系列未完成的项目和巨额债务,大哥的儿子放弃了。作为四个兄弟姐妹中唯一剩下的男人,蒋纬国被他的家人推到了最前面。

每个人,包括蒋纬国,都怀疑他能做什么。这个人,一直是他大哥旁边唯一的诺诺,习惯了在别人面前忍受他无情的批评。突然之间,没有他自己这样的“领袖”,他不知所措。

在内部,多年来,公司的老员工已经习惯了大哥对他的态度。现在,这个小家伙被要求带领大家。他知道他们有1万人不相信。而他的内心,也是一百万不想面对的。起初,公司开会时,蒋纬国不想坐在桌子上方的“主席”位置。相反,他带了一张小板凳,静静地坐在旁边。站在黑暗的人群面前,他的喉咙干得像棉花一样堵塞,他张不开嘴。

荣誉源源不断的真正含义是什么?作为一个商人,姜维索无疑是一个失败者。

员工被裁减了一半,必须想办法稳定他们的士气。该公司的所有资金都在姜维索的卡里。他的突然死亡导致银行卡被冻结,公司立即面临资金问题。公司要运营,员工要吃饭,钱从哪里来?蒋纬国一生中从来没有口袋里有一千美元。当他坐在董事会主席的位置上时,他试图打破他的头,仅仅一个月他的黑发就从他的头上掉了下来。

然后,像魔法一样,蒋纬国找到了钱。

蒋纬国仍然记得员工们在拿到工资后把他们的担忧变成了快乐。当时,他告诉每个人,虽然前蒋介石总是不在,但新蒋介石不会虐待每个人。只要每个人都做得好,姜维索这个品牌就一定会生存下去!看着每个人充满自信的笑脸,他把所有的痛苦都咽进了肚子里。他没有告诉每个人他已经从他的大哥那里拿走了一千万英镑的债务。为了支付他的雇员,他偷偷借了高利贷。

当然,不仅是蒋纬国,还有他野心勃勃的大哥借了高利贷。另一方派人去公司讨债,砸碎了门,撕毁了“姜维索乳品有限公司”的牌子,并威胁说如果公司不还钱,就要把公司砸碎。公司的员工都吓得魂不附体,一个接一个地看着新董事长蒋纬国。

蒋纬国没有退缩。他站起来告诉匪徒们,“如果你们想还钱,我们就出去谈谈。如果你想打碎这里的东西,你可以做到。如果你打碎它们,你就要还清债务了!”这时,一直躲在角落里的江总终于站了起来。当“归还企业”借新高利贷来偿还旧高利贷时,钱的问题暂时得到了解决。但是对外界来说,特许经营者开始活跃起来。

起初,姜维索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了这家公司,告诉大家他不会弄虚作假,他可能要对所发生的一切负责。但是既然“第一个打击乳制品的人”已经死了,这个品牌该怎么办?

特许经营者的电话炸毁了蒋纬国的手机,所有人都要求退出。蒋纬国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烟。

然后,他走出办公室,带着最高管理层去了工厂。由于资金短缺,特许经营者的供应链已经中断。他知道,只有确保被特许人有足够的货物供应,被特许人才有信心继续经营。当特许经营者一个接一个地封锁大门的时候,蒋纬国却在工厂间跑来跑去。

虽然工厂一直在与江维索公司合作,但江维索已经去世,江维索公司也没有付款,所以不愿意承担信用风险。在他大哥去世之前,蒋纬国一直负责采购业务,他非常清楚对方和自己的实力。谈判期间,他向对方展示了姜维索的关联公司的数量和销售业绩,告诉对方姜维索有很多关联公司。如果对方不愿意赊销商品,姜维索品牌的衰落也将是对方的一大损失。最后,当我第五次去工厂时,对方放手了。

蒋纬国带着充足的商品供应和全新的政策出现在受许人面前。新政策增加了服务工作,增加了赠品,降低了加入门槛。

新的加入策略将加入分成不同的文件。不同级别有不同的政策,有些甚至不需要联盟费。这不仅降低了门槛,也确保了公司的有效运作。

对于退出的特许经营者,蒋纬国承诺退款,但这也表明公司财务紧张,得分是6个月。几个特许经营者不同意六次还款规则。他们到处散布谣言,说江维索乳业有限公司是一家欺诈公司,并骗取了他们的特许经营费。他们试图以这种方式迫使蒋纬国屈服,并提前把钱还给他们。但令人惊讶的是,蒋纬国非常强硬。

"明明答应还钱,还说我们是骗子,是骗子不会还钱!"当大哥不在的时候,当一切都需要一个人来掌控全局的时候,蒋纬国一定很强硬。他心里非常清楚,如果给这些特许经营者开绿灯,o

然而,姜维索死后,正在建造的工厂只能被搁置。为了彻底消除“品牌化”的负面谣言,蒋纬国更换了他共事多年的工厂,并入股陕西省阜平市的一家新加工厂。阜平县是奶山羊的集中区,素有“奶山羊之乡”的美誉。这家加工厂的选择将进一步确保牛奶供应的基础。同时,工厂拥有世界上最新的设备,严格按照GMP标准建造。奶粉的质量得到进一步保证。在入股新工厂后,蒋纬国带着他的特许经营者通过玻璃观看羊奶粉的生产过程,最终从根本上消除了特许经营者的担忧。

内外稳定最终实现后,蒋纬国开始增收节支。所有不切实际的项目都被搁置,专注于羊奶。将进攻转为防守,撤出正在开拓市场的一线员工。剩余的办公室全部售出,大部分备用汽车被取消。过去,姜维索擅长炒作,每年的广告费用高达几十万元。现在,这部分资金也已经被节省下来并投资于产品研发。

多年来,蒋纬国现在是Xi安乳品协会的副秘书长。超过1400万元的债务仍然是一小部分,特许经营者的数量又增加到400人。失去创始人的品牌不仅幸存下来,而且比以前更像一个企业。在不久前的清明节上,蒋纬国说他将回到家乡去参观蒋维佐的坟墓。

"他现在还剩三个房间。"

“什么?”蒋纬国没头没尾一句话,让人摸不着头脑。“我说他(指姜维索)现在在农村只有三栋平房。”蒋纬国这时说起了他的大哥,他的眼睛带着几分遥远,似乎已经翻过了山,望得更远了。

蒋纬国不是理想的企业家。他胆小,内向,不善言谈。这让许多人为姜维索感到难过。如果他没有死,姜维索创立的羊奶粉很久以前就可能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以品牌的名义挣扎求生。

但是总是没有“如果”这样的东西。

曾经的高山变成了一片黄土,蒋纬国将继续与姜维索的羊奶粉抗争,因为这是关于他和姜维索的商业拯救。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zero2ipo.com.cn)。]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