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定宇:我还可以和你们并肩战斗

时间:2020-02-26 来源:www.usadazhong.com

在中央广播电视台《2020年元宵节特别节目》,水均益连线武汉金印滩医院院长张,讨论防疫工作的最新进展,回应公众最关心的问题。作为首批新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截至2月11日,武汉金印滩医院已收治疑似和确诊患者1640余例,出院患者646例。绝大多数患者,包括重症和危重患者,经过各种氧疗、对症治疗和免疫调节治疗后,均可顺利出院。自2019年12月29日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入住我院以来,张院长带领600多名医务人员在院内奋战40多天。此前,张带领医院医务人员抗击疫情的情况下,患有无症状和妻子感染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这已被多家媒体报道。那么,张在他周围的人眼里是什么样的人呢?

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庆祝新年的。

2019年12月29日,首批7名新冠状病毒肺炎患者被转到金印滩医院。四天后,医院正式开设了一个特殊病房。从那时起,与新冠状病毒的斗争已经成为整个医院的一场联合运动,不管是哪个部门和领域。为了挽救更多的病人,新病房和重症监护室需要不断开放。当他腾空了其他的特护病房,没有一个科室躲在后面,所有人都主动请缨向张走去。在一线医务人员全天候抢救病人的同时,职能部门的干部也主动承担了许多任务。除了运送消耗品、设备和其他材料,他们还会去前线部门运送食物和蔬菜,帮助检查卫生,清理垃圾等。张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日。”。在过去的六年里,他是如何“养兵”的?金印滩医院北六病房护士长方成给了我们答案。

在2003年战胜非典之后,武汉市建立了武汉医疗中心(现武汉金印滩医院),并于2008年开业。它是由原市传染病医院、市结核病医院和市第二结核病医院合并而成。它集临床、教学和科研于一体。它是武汉地区唯一的省市共建的公共卫生医疗基地,也是湖北省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医疗救治的定点医院。张于2013年12月来到金印滩医院担任院长,至今已有6年多时间。

方成还记得张第一次到金印滩医院时说的一句话,“当时2014年就要过春节了,他的第一句话是‘我来这里是为了工作,不是为了过年’。然后,在春节前,他总结了整个医院去年的工作,并开始安排新的一年的工作。我们度过了特别充满活力的一年,今年年初之后,情况非常好。与前一年甚至前几年相比,今年的工作量和收治的病人数量都有显着增加。”

武汉金印滩医院是传染病专科医院,是转诊医院。病人只有在综合医院被诊断出患有肺结核和其他传染病后才会被转到这里,因此住院病人的数量是有限的。张上任后,创新工作思路,主动向医院核心成员介绍武汉金印滩医院的特色,大力开拓治疗渠道。不仅接受治疗的病人数量显着增加,而且湖北省传染病专业联合会也得到促进。“我们与来自该省和该市许多医院的教授有联系,并相互支持。同时,我们还为潜江、仙桃、天门等地区的兄弟单位提供良好的医疗技术支持,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表示,张院长具有战略眼光,能够合理利用有限的资源。在他的领导下,武汉金印滩医院于2017年成功通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GCP临床药物检测机构资质,开展了-级临床药物检测工作。2018年,一种多重抗药性

"有了这样一位积极进取的院长,我们没有理由不做好。"方成说,正是因为张树立了榜样,在医院全体职工中树立了威信,他才能够迅速作出反应。在认真对待工作的同时,他还对下属表现出特殊的同情和爱。2016年,武汉金印滩医院医生袁阳作为第八批援藏队伍成员来到西藏自治区山南市乃东区。随后,张还走访了乃东区,了解当地的医疗卫生情况。回国后,他立即制定了援助计划,并派出了以朱虎副院长为首的五人小组支持乃东区人民医院的发展。“第一组支持小组包括医疗、护理和检查人员。后来,由于当地疫情爆发,工作比较繁重,我们先后派出了几名医护人员进行支援。我是第二批去西藏半年的人。在去西藏之前,张志远特地来和我们谈话。他没有给他的工作施加压力,但总是强调我们必须注意我们的健康。这让我们感到非常温暖,更有动力投入西藏援助。”

张带领全院医护人员抗击疫情40多天(照片科浩)

没想到,他的胳膊上会有一根管子

2017,张开始觉得自己的腿有问题。经过一系列测试后,他最终在2018年10月被诊断患有运动神经元疾病,这种疾病通常被称为少人畜共患病。这种罕见的疾病目前无法治愈,通常会因为肌肉萎缩而失去活动能力,就像它会慢慢冻结一样,最后会因为呼吸衰竭而失去生命。武汉金印滩医院党委书记王先光从一开始就知道张的病情,但他为张保密。“他希望我不要告诉外界,以免影响医护人员的工作和情绪。我认为我应该尊重他的个人意愿,所以我没有向上级汇报。当领导和同事问起时,我一直在为他掩饰,因为我知道他也爱他,担心过多的关注会影响他的意志和情绪。”

2020年除夕夜,张在大家的追问下透露了自己的病情。同一天,上海和北京的医疗队来到武汉金印滩医院。医疗团队中有许多他尊敬的专家,因为下楼非常困难,而且很少派这些专家。张总是感到不安,所以他选择了告诉大家真相。另一方面,他在此时公开了自己的病情,也想鼓励他的同事,“这场战斗从第一批新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开始。我的同事们在抗击艾滋病的过程中一直在突破极限。我想告诉他们,只要我们能够卸下沉重的负担,竭尽全力,我们仍然可以做一些事情。”

王先光说他和张都是医生,他们比普通人更了解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后果和危险,但张确实是面对生死不改色。“他经常告诉我,人们总是要追求一点点,总是为人们做一些事情。在过去的几年里,如果我能做些什么,你可以让我做,不要阻止我。他说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做得更多。现在,虽然张已经采用了一些治疗方法,但仍然没有明显的好转迹象,这让王先光感到很不舒服。“肌肉萎缩后,他的力量会受到限制。一旦他下楼,他几乎跌倒,因为他的腿没有能力支撑。他私下告诉我很多次,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让我帮助他。”

张一直在做(经外周静脉置入中心静脉导管)治疗。方成听到这个消息时感到更加难过。作为PICC的专科护士,她知道治疗带来的痛苦。“导管的尖端直接通过手臂上的穿刺到达上腔静脉。导尿管在体内非常不舒服,肯定会影响人们的生活质量。但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从没想过他的胳膊里会有管子。现在回想起来,这真的不容易,即使他发脾气,我觉得这是一种奢侈,他还是有力量发脾气的……”程含着泪说,有一次她跟张去农村参加传染病专科联盟的会议,所有的院长都站起来讲了话,呢

记者用摄像机记录了武汉金印滩医院医务人员的工作情况(摄影师)

武汉金印滩医院书记王先光(右)向媒体介绍了医院(摄影师)

张(右)手臂上插了一根穿刺管。管子的尖端直接通到上腔静脉(照片由柯浩拍摄)

遇到危险他一定是第一个冲上去的

很多人都说张是个“急性子”。但是王先光,一个和他并肩战斗了6年多的好战友,非常了解他。“作为院长,他工作热情,敢于承担责任,勇往直前。我认为这是他最大的优势。有时候,如果我们稍微拖延一下,时间就会流逝,甚至生命也会丧失。因此,他不喜欢说话和做事慢。无论我和他讨论问题还是其他下属向他汇报工作,他都会让我们开门见山。他眼睛里没有沙子,处理工作中出现的问题很坚定。”王先光认为,武汉金印滩医院近年来的逐步发展,从单一的传染病治疗发展到药物临床试验,都离不开张的大力和坚决努力。

2019年12月,武汉部分医院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患者,张高度警惕。在此之前,他已经为12月初的冬季H1N1流感爆发做好了充分准备。12月29日,第一批7名不明原因肺炎患者从华南海鲜市场转移到武汉金印滩医院。凭着多年在传染病领域的工作和管理经验,张觉得的病并不简单。在敦促医务人员加强保护的同时,他带领他们率先从7名患者中收集支气管肺泡灌洗液,并将其送往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检测。科学家小组从分离的样本中证实了这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面对这种新病毒,目前还没有疫苗或特效药。

"张不仅是院长,而且还是临床医生。除了临床治疗,他一直在思考如何用一些新的方法让我们的病人尽快康复。例如,我们使用的Crezhi本身就是一种治疗艾滋病的药物。当非典疫情在2003年爆发时,外国专家小组做了一些观察,并声称它有潜在的影响。当呼吸道综合征的冠状病毒在中东传播时,也进行了一些观察。因为所有的冠状病毒都是冠状病毒,他认为虽然新的冠状病毒有一些部分彼此不同,即所谓的变异,实际上冠状病毒有一些共性,所以他建议用Crezhi进行治疗。”王先光说,在24小时的诊断和治疗中,医务人员发现,前抗艾滋病药物Crezhi确实对新型冠状病毒有一定疗效。1月29日,张的妻子感染了新的冠状病毒肺炎,经治疗后痊愈。

王先光说张作为医院的院长,应该统筹全局,调动力量。有大危险时,他会第一个冲上去。“2017年,有一名体重超过200公斤的H7N9患者长期卧病在床,不得不翻身。否则会出现褥疮和其他并发症。这种疾病很有可能已经治愈,而且这种疾病将导致病人死亡。在对该患者进行治疗期间,张亲自带领医生和主任对患者进行了翻身。只要有危险,他就在那里。”

张(左)于《面对面》

张与妻子视频联系带着鲜花和汤圆去看望福建医疗队(摄影站记者)

医务人员向央视记者(摄影站记者)介绍病人的治疗情况

我还能和你一起战斗

于从医33年,从事一线医疗工作已久1997年11月,于响应国家号召,与中国医疗队一起前往阿尔及利亚援助。2008年5月14日,四川汶川地震第三天,他带领湖北省第三医疗队来到受灾最严重的什邡市,全力抢救伤员。2011年除夕夜,张,作为

新的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后,武汉金印滩医院每周例会时间变得不规律,临时通知频繁。会议将在一小时后举行。每个人都很累。“开会的时候,看到大家的状态,张校长告诉我们,他知道大家都很累。在此期间,他经常临时召开紧急会议。大部分时间,他一直开到凌晨,但在非常时期,他必须习惯这种工作节奏。”方成说,周会后张向大家鞠躬。“他说我们应该打好这场战斗,为每个人努力工作。他也感谢这里的每个人。那时,我们都泪流满面。”

对来说,张走路不方便是正常的,但这一鞠躬却向她心里鞠了一躬,“我们都感到痛心和难过。这时,院长已经不能照顾好自己了。他还要求我们好好照顾病人。事实上,我们也想请他好好照顾自己。现在科室里的护士都说护士长不能摔倒,医生也会说主任不能摔倒,但我们要说的更多的是,张院长,你一定要坚持住,不能摔倒”

王先光说张来武汉金印滩医院住了6年。春节期间,他没有度完假。假期里,他每天都去医院。包括今年在内,至少有3个春节基本没有回家。“我们在2016年和2017年见过H7N9,尤其是在2017年。从一月到春节结束,他整个过程都在医院,至少有半个月没有回家。这一次新的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蔓延开来,他回去了大约三、五次,休息了一会儿,换了衣服,然后马上就来上班了。”

张早已接受自己患有无症状的事实。他说:“生命的终点是面对死亡。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只是突然有人告诉我,你的目的地不能走得太远,所以我花了更多的时间。如果时间允许,我可以和我的同事再工作4年,这是我的希望。”

现在,即使你提起你的腿,系上你的鞋带,对张来说也很难。当他去重症监护室时,他不得不在同事的帮助下把腿塞进防护服的裤子里,但他仍然坚持工作。“我的思维没有残疾,我的指挥和转移能力没有残疾,我可以做很多事情。”张说,生病后,他不仅会多做工作,还会尽可能在家帮妻子做家务。因为他行动不便,又担心摔跤,他不敢端着汤盆,所以他承担了洗碗的任务。“我可能被固定在轮椅上,困在床上,甚至通过眨眼与人交流。我会休息很长时间。为什么现在不多做一些呢?”

记者在特护病房中央指导小组专家童(中)的指导下拍摄的查房照片(摄影师)

张志远(右)翻看《中国电视报》(摄影师)